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林海谐缘

 找回密码
 审核注册
搜索
查看: 930|回复: 0

玉溪中医院承认未及时上报“刺五加”不良反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30 17: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核心速读

  10月27日,本报报道了“刺五加注射液”事件后全国首例起诉,来玉溪度假的香港患者翁女士认为玉溪市中医院存在过错,没有及时把“刺五加”引起的不良反应情况上报。10月28日,记者来到玉溪市中医院采访得知:早在7月底,该院就出现过一例“刺五加”不良反应情况,而医院没有及时上报卫生主管部门和药监局,直到8月初又有一例患者出现不良反应后才上报。

  “女儿有个意外我才是罪人”

  记者在玉溪采访了翁女士60多岁的老母亲白大妈。“女儿定居在香港,有3年时间没见女儿了,也特别想看外孙,7月份,外孙正好放暑假,就叫他们来云南让我看看,没想到出了这种事,要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个老太婆就成了罪人……”白大妈回忆当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

  老人说:“我女儿是腰椎间盘突出才到医院治疗的,她平常没有别的病,住院期间,我一直陪在身边。7月25日、26日,女儿两天输液中都出现头痛、皮肤瘙痒难忍等不良反应。医生又开了止痛针水给她打,痛苦才有所减轻。27日,医生又继续给女儿输液,她突然出现昏迷、休克、血压降低等危险症状,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后来,女儿转到玉溪市人民医院抢救了10多天才脱离危险。”老人说,出现这种情况,医院为何不上报呢?

  家属质疑医学鉴定结论

  9月24日,医患双方共同委托了玉溪市医学会对事故进行了鉴定。10月7日,玉溪市医学会作出鉴定意见:医院在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存在违反诊疗护理规范的事实:一是对“刺五加”的不良反应未履行告知义务,二是对剩余注射针水没有封存。医院与患者中毒休克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但患者存在损害事实,医院应承担轻微责任。

  针对玉溪医学会的鉴定,翁女士的代理人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罗坷提出了几点质疑:玉溪市医学会的鉴定前后矛盾,避重就轻;医生给患者打“刺五加”针水时,始终没有告诉患者该针水可能出现的后果和不良反应,剥夺了患者的知情权;7月25日,翁女士第一次使用“刺五加”针水出现不良反应时,医院没有引起重视,更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接下来的两天,医生继续给患者使用“刺五加”。直到7月27日,翁女士出现病危休克,医院方没有封存没有打完的针水,有销毁证据的嫌疑;另外,病历是在1个星期后才封存的,院方有篡改病历的痕迹。

  翁女士对玉溪市医学会的鉴定不服,已经向云南省医学会申请重新鉴定。翁女士的弟弟认为:姐姐连续3天出现不良反应,没有引起医院的重视,更没有及时向卫生主管部门上报;假设玉溪市中医院及时上报了患者出现不良反应,红河3例“刺五加”患者就不会死去。事情像患者家属所说的吗?

  玉溪中医院出现过两例

  10月28日下午,记者来到玉溪市中医院医务科采访。该科科长雷翔说:“患者出现异常应该分两种渠道上报,一是行政的上报,二是药品不良反应上报。10月17日,卫生部通报红河3例患者死亡后,我们从行政渠道向玉溪市卫生局报了两例不良反应患者。而药品出现了不良反应,应该由医院药剂科向国家药品不良反应中心上报。翁女士的确在我们医院打‘刺五加’针水出现不良反应,7月27日那天,患者出现昏迷休克时,医院采取了抢救措施,第二天,家属就要求转院治疗。”医生在给患者打“刺五加”针水时,没有告知患者“刺五加”存在不良反应,这一点是医生失职。

  玉溪市中医院药剂科一位负责人说:“翁女士使用‘刺五加’出现休克后,当天并没有把这一情况及时上报,之后,也就是在8月9日,医院里又出现一例不良反应患者,8月10日,我们才向国家药品不良反应检测网络反映。”记者在药剂科电脑记录上看到:玉溪市中医院上报时间是8月10日,而省药品不良反应中心接收时间却在10月10日,怎么会整整两个月时间才接到呢?该负责人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罗坷说:省医学会鉴定结论一下来,家属就将提起诉讼。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审核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林海谐缘论坛 ( 豫ICP备07015145号 )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管理员:linker(QQ:80555546) 群:3067918

GMT+8, 2024-3-2 06:07 , Processed in 0.0336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